逆刃

🍻干杯

【金光·剑蝶】冬日

请结婚❤❤❤

成谦:

·突发性剑蝶糖


       凤蝶转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,随即轻轻皱起了眉毛,客厅的窗户没有关,还是她早晨出门时的那样,屋子冷得跟冰窖一样,剑无极在沙发上蜷成了一团昏睡着,鼻翼翕动着,呼吸沉缓。


       非得睡出毛病不可。凤蝶将包放在电视柜上,关上了窗户,然后打开了热空调,又去房间里拿出条毯子盖到剑无极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剑无极睡得浅,眉头拧了一下微微睁开眼睛,鼻音颇重地唤了她一声,“蝶蝶,你回来了……”凤蝶还没回话,他又半梦半醒地自顾嘀咕了起来,“这几天又干又冷,要多喝热水……”说着还挣扎着要坐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“干嘛?”凤蝶把人摁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“给你倒热水……”剑无极垂着眼睛,意识还模糊。


       “剑无极,”凤蝶给气笑了,把毯子给他掖好,握着他冰凉的手给搓热了,空调的效用也终于起来了,驱走一屋子的寒气。“你不感冒发烧就是帮我的忙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剑无极闭上眼睛放松下身体,低喃着渐渐重新睡去。“那我,再睡一会就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东剑道,父亲,小弟,银燕,安倍,一项项责任在梦里出现又消失,宫本师尊将一把逆刃刀递到他的手里,却什么也没说……


       剑无极是被炖排骨的香味馋醒的,睁开眼脑袋还有点晕,在沙发昏睡了几个小时有点儿落枕,他揉着酸痛的脖子坐起身来,客厅没有开灯,厨间的灯光透过移门落到他的脸上,是极温暖的橙黄色。剑无极活动了下手脚,把毯子叠好,身上没有一点儿寒冷,心口亦被填得满满当当。


       “蝶蝶,有没有要我帮忙的啊?”剑无极推开移门探头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“把饭盛出去,马上可以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剑无极摆好碗筷,再把炒好了的两个小菜端出,正好凤蝶把汤盛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“那么丰盛喔!”剑无极笑嘻嘻地给凤蝶舀了碗排骨汤,先喝汤再吃饭对胃好,“一定是蝶蝶看我辛苦特意犒劳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油嘴滑舌。”凤蝶啜了口汤,“公司的事怎么样了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忙得连轴转,不过都在预计范围中,虽说内部还是有些人反对,但跟赤羽的合作总归也是上正轨了。”知道凤蝶有兴趣听,剑无极又挑着些仔细同她讲了。


       “主人没去凑热闹吧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放心,”剑无极没直接回答,笑得倒是有几分底气,“是说啊,蝶蝶,你说我这么努力,是不是该给点鼓励呢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“想要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剑无极撅了撅嘴试图讨个亲亲,凤蝶好笑地使筷子上下夹住了他嘴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麦贫嘴,快吃饭。”


       剑无极编辑了条“多喝热水”发送了过去,凤蝶那就没了回音,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好,摸着鼻尖自问是不是被那只笨牛传染了。


       会议下午三点才开,他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。说做就做,剑无极一身西服正装,下了楼就跨上他的自行车乘风狂蹬。


       “叩叩叩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请进。”凤蝶有些虚弱地应了声,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夹,抬头看去,见到来人颇为惊讶,“剑无极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蝶蝶,身体不舒服就请个假,让我那个无良瘫懒丈人爸自己动动手就是。”剑无极放下拎着的一纸杯装的红糖水,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,不是说下午还要开会。”凤蝶挺得笔直的背弯下去了些,松懈下肩膀,趴在办公桌上,伸手覆上剑无极的手背,凉得很,却又冒着汗,毕竟那么冷的天,东剑道到还珠楼距离可不近。


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来监督你喝热水。”剑无极笑着说道,反握住她的手,暖在掌心捂得热乎。






       休息日的早晨,那块积蓄了许久的云终于把这个冬天第一场雪落了下来,趁着地面还没霜冻,阳光晴好,剑无极跟凤蝶决定去趟超市,晚上在家里煮火锅吃,两人的围巾、帽子、手套都是情侣款,剑无极是套深蓝的,凤蝶的是套粉紫的。


       剑无极骑着自行车,凤蝶侧坐在后座上,冷风全被剑无极挡了个周全,街边的景物飞快地倒退。


       “蝶蝶,你在这等我一下喔!”


       路过公园的时候,剑无极突然停了下来,把自行车搁在路旁自己小跑着不知往哪干什么去了。凤蝶摘掉一只手的手套,摸出手机瞅了眼,看到温皇说今晚跟千雪和罗碧去吃烧烤,便安心了,主人不会把自己懒死就好。回完了短信,剑无极就回来了,一手捂着一个塑料袋,一手提着一杯奶茶。


       “喏!”剑无极把东西递给她,“烤地瓜!这家的特别香,味道紧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好烫,吃完再走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两人在公园的长椅坐下来,凤蝶掰了一半的地瓜给剑无极,两人都摘掉了手套,热乎乎的地瓜暖在手心,一口咬下去全是香甜绵软的滋味。


      “蝶蝶你看,又下雪啦!”


       凤蝶抬头望去,太阳没有全被遮去,银灰色的云朵后头透着亮白色的阳光,雪势不大,雪花一枚一枚轻盈地摆荡飘下,落在了剑无极的鼻尖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凤蝶轻轻地笑了笑,侧过神凑首亲上剑无极的脸颊,后者唰地红了耳根。

评论

热度(64)

  1. 逆刃成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请结婚❤❤❤